<track id="QJfnpvS"></track>
  • <track id="QJfnpvS"></track>

        <track id="QJfnpvS"></track>

        1. 欢迎来到欧美XXXX网

          欧美XXXX

          当前位置:

          如何评价《脱欧:无理之战》?

          时间:2021-05-15 15:25出处:麻生希阅读(1234)

          2016年是黑天鹅频飞的一年,同时也是深远影响至今的各种事件的起始之年

          那一年我们一错再错的预估了至少三大国际事件

          意大利修宪公投

          英国脱欧公投

          美国总统大选

          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总理伦齐立刻辞职

          同时意大利债务评级被降至“负面”

          英国脱欧公投胜利,本认为会理智对待脱欧议题的英国人,选择了分开

          美国总统大选,更别提了,当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人都以为,特朗普这种“疯子”不可能当选的时候,他当选了

          这三只“黑天鹅”一次又一次的推翻了大多数政治学家,社会学家以及各大民调机构的认知

          然而,当一次是偶合,两次是偶合,第三次还会是偶合吗?

          接二连三产生的“政治黑天鹅事件”已然不是什么偶合,而是背后,精心谋划的人为操控

          更是,一场当初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新型政治形态革命

          今天我们就从一部英国纪录片说起,该纪录片有力阐明了,在新型政治形态革命中,操控你,变得出乎意料的简略

          纪录片名叫《脱欧:无理之战》,讲的是2016三只黑天鹅中的“脱欧公投”,作为民主典型的英国,怎么可能干出脱欧这种蠢事呢?

          这点不仅全世界的政治评论家不懂得,就连英国自家的精英们也全都始料未及

          然而,势必所致,理有固然

          脱欧的背后不是偶合,而是一场悄无声息的革命

          英国社会基础分为三派

          脱欧派

          留欧派

          疑欧派

          1975年英国的脱欧公投

          早在40多年前的1975年英国就搞过脱欧公投,不过当时脱欧派失败了,英国一直留在欧盟

          但失败归失败,这股脱欧权势可长时光的在英国不断活泼着

          终于到了2013年,首相卡梅伦为了个人的政治好处,即连任首相,给与了英国脱欧派一个政治许诺——只要我连任胜利,2016年,就给你们一场脱欧公投

          卡梅伦谄谀了脱欧派,在随后的大选中顺理连任,连任后他兑现政治许诺,搞了场脱欧公投

          卡梅伦自己是留欧派,他以为当时的英国虽然有必定的脱欧权势,但如果搞公投,胜利的可能性很低

          卡梅伦对于政治的认知,就和当时我们大多数人一样

          英国会脱欧?怎么可能!

          然而他真的产生了,因为卡梅伦没有意识到,政治的玩法,已经变了

          更没意识到“信息革命”直接影响了21世纪的政治形态

          但有人认识到了,那个人叫“多米尼克·卡明斯”

          左边是卡明斯本人,右边是卷福在纪录片里扮演的卡明斯

          稍微介绍一下卡明斯这个人,因为他太主要了,他直接影响,或者说操控了英国脱欧,更成为世界上打响政治形态变更第一枪的人

          这老兄,是个奇葩

          牛津大学毕业,毕业后去俄罗斯开了一家,只有一架飞机的航空公司

          这么一家幽默的航空公司注定是失败的,失败后他回到英国搞政治咨询工作,参与大大小小的各种竞选运动

          期间发表了一篇名为《将英国改革为精英技巧社会》的论文,该论文被以为具有反社会人格

          卡明斯和同事的关系非常糟糕,和绝大多数人无法相处,终于在和所有人都搞僵后,他辞职退出政坛

          所以在这老兄再次出山去操控“脱欧公投”之前,他其实已经长时光远离政治了,至少在他爹的农场里隐居了三年吧

          在脱欧的问题上,卡明斯并没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也就是说他既不是脱欧派,也不是留欧派,他出来搞这场脱欧公投,原因有两点

          一点是厌恶终年的精英政治

          一点是验证自己“信息革命必定影响政治革命”的想法

          在脱欧中,他没有自己的政治好处,他将正常脱欧看成是自己宏大社会试验的一部分,所以在脱欧胜利后,卡明斯什么也不要,敏捷消散了

          在纪录片里,卡明斯也开门见山的告知了所有人他的目标

          记者问卡明斯,你最大的盼望是什么?

          卡明斯说

          卡明斯的目标,是搞一场全世界最大的政治推翻,也就是我上面讲的,他一直坚信的,新政治形态革命

          那具体怎么搞呢?

          老派的政治游戏玩法,就是上门给选民发传单

          在社区或商业中心搞展台演讲,然后张贴海报

          这种玩法,被老卡(卡明斯)嗤之以鼻,他对一票脱欧派政治大佬说,你们找我来,就要按我的玩法玩,我们玩新政治

          纪录片中的三位脱欧派大佬,现实中也真实存在

          脱欧派大佬哪里服气他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崽子,于是嘲讽卡明斯

          你玩政治多少年了?我们玩了50年政治,孩子

          没想到老卡也嘲笑这群老东西,说

          你们玩了50年政治,那英国怎么还没脱欧呢?

          可见你们这50年有多失败

          卡明斯就这种性情,你算什么政治大佬啊,在我眼里你屁都不是

          在和脱欧派这帮老东西撕破脸后,卡明斯持续我行我素,开端了他的打算,卡明斯的打算很直白,讲白了就是一句话

          用网络来操控笨拙的国民

          为此老卡花了一番工夫,终于找到了一家很少显山露水的网络数据剖析公司,聚合智囊

          那“聚合智囊”是干什么的呢?

          技巧上说,应用精密算法,辅助政治活动进行微目的定位

          (相似于精准投放,依据选民在网上的阅读痕迹,剖析出该选民属于哪类人,然落后行精准政治宣扬的投放)

          打个比喻,假如你手机或电脑上网看的房地产消息比拟多,那体系就判定房地产议题是你关怀的

          然后再进一步断定,你是盼望房价跌的,还是盼望房价升的

          如果你是盼望房价跌的,我给你什么政治广告

          如果你是盼望房价升的,我又给你什么政治广告

          具体情形具体剖析,讲求的就是一个

          ——渺小目的的准确定位

          而这个“聚合智囊”可不是什么小公司,他大有来头

          他背后的老板是,罗伯特.默瑟

          罗伯特默瑟这人不仅是富商,还是一些主要政治人物的背后金主

          他和史蒂夫班农,关系亲密

          班农我们都知道,是特朗普的前军师,特朗普能当选总统,班农居功至伟

          而且在班农的引荐下,这个默瑟不光是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时的最大援助者之一,更为特朗普竞选供给了一系列的网络把持运动

          当然这是后话,默瑟的聚合智囊,先操控了英国公投,紧接着再操控了美国大选

          注意,这虽然是一部纪录片,剧中人物都是演员,但在现实世界中,这些人都是真实存在的,其背后的资金运作和事业脉络也都是真实的

          在未来,哦不现在,钱固然主要,但数据才是权利

          控制大数据的人,就能控制权利

          谁能操控大数据,谁就能操控政治

          这也就是一种新型政治形态的出生,大数据政治

          简略讲,如果政府不进行干预的话,那未来玩政治玩的最好的不会是政治家,而是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这种,手握国民宏大数据的人

          卡明斯找到聚能智囊,帮忙搞“选民大数据剖析和统计”

          大数据演算会剖析我们的行动,我们的感情,甚至我们的心理

          他能比你自己更早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对老婆变心的

          他知道我们为什么熬夜,知道我们什么时候睡觉

          当然也知道我们最容易受什么影响

          谁都有软肋,谁都有自己看了会义愤填膺的消息

          世界上不存在永远坚持理智和沉着的人

          但智能算法,却永远是理智和沉着的

          体系会经过火析做出相应的预测,这种预测胜利率很高,而且也正确的令人为难

          当然我们固然会在网上撒谎,在评论里夸夸其谈,但我们的阅读记载和浏览记载不会骗人

          我们不会去看一个不感兴致的消息,绝大多数人也不会心识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被大数据“监控着”,同时成为“大数据的一部分”

          我们可以骗网上的其他人,但我们不会为了骗大数据,而去看我们不感兴致的东西,只为了让大数据获得过错信息

          我们还不会这么做

          中国网民8亿,其他国度网民至少30亿,他们每天无数次向数据库输入信息

          日复一日,行动重叠,形陈规律,然后大数据剖析就能精准定位你的所有信息

          这无疑是可怕的

          社交网络是为了辅助人们更高效的找到兴致相投的人而设计的

          而我们的体系能够锁定那些,不常参与政治活动的人

          那些反对政府,充斥恼怒,却又很少去投票的人

          我们可以找出这群人,定位他们,根据他们在互联网上的行动习惯,他们点击什么,点赞什么, 分享什么

          设计并发出成千上万份内容不同的广告,广告内容完整取决于接受广告的对象

          并且这种广告的优化和晋升是实时进行的

          通过这种连续的为他们量身打造的政治广告投放,去影响他们

          最终让他们走出家门,去投票

          知道这种人有多少吗?

          足足300万,300万张选票,全都是你的

          英国脱欧公投,是这场变更的最佳试验场

          这是一场必将震惊世界的,新型政治形态革命

          打算制订后,正式展开举动,此时的英国留欧派与脱欧派针锋相对

          但实际上留欧派的政治权势要远大于脱欧派

          从政治份量上来看,这两大阵营的实力是悬殊的

          留欧派不仅有英国首相,同时也是保守党领袖卡梅伦,还有反对党也就是工党的大佬级人物,科尔宾

          执政党和反对党的大佬都反对脱欧,另外还有大部分的主流政党支撑留在欧盟,那这个脱欧公投,可能过吗?

          而反观脱欧派的阵营,那真的是相形见绌

          脱欧派当时仅有六名内阁成员,以及大概140位保守党议员

          从各项民调上来看,也和我们预计的一样,留欧民调一路领先

          然而政治游戏,一直有一个容易疏忽的处所

          那就是缄默的大多数

          拥有话语权的人究竟是少数,离我们最近的例子就是拼多多,网络上一大片对于拼多多的讨伐之声,然而拼多多依旧活得很好,究其原因其实很简略

          因为拼多多的主力用户,并不拥有话语权,或者说拥有的话语权很少,所以你骂你的,我做我的。

          放到政治上也一样,民调一路领先,网络舆论上留欧派看来也是领先的,因为控制话语权的人,大多数是留欧派

          然而当大数据剖析,和精准广告投放参加到战场后,社会中,那股缄默的大多数力气,将被激活和把持,这股力气将直接影响到脱欧成败

          那他具体是怎么操作的呢?

          首先你要收集网民信息,这一点应用社群网络收集大批网民数据的剑桥剖析公司,就很给力了

          剑桥剖析和上面讲的聚合智囊,关系亲密

          这两家公司一个搞大数据收集和剖析,一个根据剖析设计和投放政治广告

          配合的相当好

          “剑桥剖析”大家应当不太生疏,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脸书4000万用户信息泄漏,就出自该公司之手

          而他们又一个接收用户个人材料的手腕,是免费的竞猜运动

          比如在脸书上投放一个这样的广告

          竞猜欧锦赛成果,只要你每一场都猜对,就能获得5000万英镑

          而这个竞猜你是免费加入的,点进去竞猜每一场欧锦赛的成果,全体猜对就拿钱

          可你全体猜对的几率,是6万亿分之一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虽然免费,但你基本不可能中奖的竞猜

          但他的目标,是获取你的个人材料

          你在竞猜的同时,要留下姓名,电话,邮箱,脸书或者推特账号等

          这种伎俩其实挺高超的,他就相似于我们现在搞微博抽奖运动,我明天在微博投广告,也免费参与抽奖,奖金50万,但你参与的同时要留下姓名,电话和微博,微信账号,用来中奖后的领奖核对

          那么大家猜猜,会有多少人来免费加入我的抽奖呢?

          毫无用途的锦鲤都每天转发了,真实的抽奖怎么可能不来?中国多少人在做着天上掉馅饼的美梦

          而且要你的姓名,电话和微博微信,又不是要你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信息,也没有那么敏感

          那当我获得了你的接洽方法时,我就可以开端第二步了

          第二步,就是将你纳入大数据监测和剖析,然落后行下一步的政治广告投放

          脸书和推特或者是IG,都是开放平台,除非用户设置了朋友可见,不然大多数人都可以看到生疏人的近况和动态

          微博上关注一个人,就能知道他转发了什么,点赞了什么,发了什么照片,发了什么怨言

          通过这些社交网络的信息,就能大致分类出你属于哪一类人,然后再基于这个分类,向你投放政治广告

          当然政治广告的内容,必需十分奇妙,他不能生硬的宣传哪个政党,哪个政策,不然会让国民反感

          基础上,政治广告的特色,和我们懂得的“爆文追热门”是一个套路

          他的套路就是——戳痛点

          举个实际的例子,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聚合智囊的政治广告投放对象,那我们依据你的日常行动剖析,给你发的是下面这个广告

          这是一个被包装成“戳痛点问卷”的政治宣扬广告

          问你土耳其有7600万人,土耳其一旦参加欧盟,就意味着土耳其人将肆无忌惮的移民到英国来工作,就问你怕不怕

          英国人一听,土耳其,想到的是凌乱的,落伍的,进而想到伊斯兰教,土耳其如果真的参加欧盟,真的有100万,1000万人土耳其人涌入英国,那英国人还不吓逝世?

          而能看到这则广告的人,大多数是中间派,也就是疑欧派,这派人犹疑不定,不知道脱欧对我到底是好是坏

          但当他看到这则广告的时候,当他看到土耳其人将涌入我们英国的时候,武断的会点击广告上的NO!

          而点击广告上的NO后,会跳到一个更完全的问卷调查中

          这份问卷调查一共20个问题,每一条都在暗示国民,英国留在欧盟是多么笨拙和多么可怕

          土耳其穆斯林

          你比如

          他问英国每周付给欧盟3亿5000万英镑,你批准吗?

          他又问,欧盟反对维护北极熊,你批准吗?

          他又问523万移民正从欧盟进入英国,你批准吗

          他又问现在欧盟想制止烧水壶的应用,你批准吗?

          诸如此类的问题构成一份完全的问卷调查,基础上你做完这份调查后,欧盟的印象就是即坏又无用的

          他里面不会提任何一点,欧盟对英国的利益,强调的全是欧盟对英国有多坏,英国留在欧盟有多不好

          这种戳痛点似的情感操控在互联网上大行其道

          当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声力挺英国留在欧盟后,脱欧派立刻在脸书和推特投放广告

          广告封面是奥巴马照片,标语写着

          别多管闲事,奥巴马

          这题目一看就让人想点,你美国人来管我英国的事干什么?

          而一旦你点进去,呈现的就是一连串问卷调查

          就是上面那种调查,每个问题都在领导你成为反欧盟的一员

          而对照脱欧派铺天盖地的大数据攻势和网络攻势

          留欧派依旧在用他们用了70年的传统政治伎俩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大人物下乡演讲,和接听选民电话

          首相卡梅伦(中)接听留欧派选民电话

          卡梅伦就不知多少次到各地进行留欧演讲,同时他也多次在留欧总部接听选民电话

          要知道这么做的过错点在哪呢?

          就是他的宣扬范畴和网络相比,太有限了

          留欧派演讲,那会去听的一定大多数是留欧派,少部分是疑欧派,极少数是脱欧派

          那你这个演讲的作用重要其实是笼络疑欧派的,但你这大众演讲的方式太生硬了

          和在网络上搞那种“博人眼球的广告”和“戳痛点的标语方式”相比,效力太低了

          如果你是中间选民,你会去听一场演讲,还是点点鼠标点一下那个带有鼓动性的网页广告呢?

          那确定是网页广告啊,它成本低,传布广,而且效力高

          脱欧还有个要害点,就是通过网络,选定“消散的选民”,然后实地访问,说遵从未投过票的选民进行登记,并且最终去投票支撑脱欧

          在英国有这么一批人,他们从来没去投票,或者说很少去投票,那么这一批人在哪呢?又该怎么找出来呢?

          在传统的政治玩法下,发广告,办演讲,你很难找出那批人,但通过互联网,通过鼓动性的戳痛点广告获取的个人信息,你就不难找到他们

          这批人很快被顺利找到,并且脱欧派对他们进行了实地访问和说服

          但这批没有话语权,也不参与政治的“缄默者”,被大数据给精准挖出来了

          这批人大多数是社会中下层,没有工作,生涯困苦

          参加欧盟,外国移民涌入,一批英国人失去工作,生涯大不如前

          这群过去从没有话语权,也不参与政治运动的人,被卡明斯准确发掘出来,让他们去投票脱欧

          而这批人的总数,大约是300万

          面对脱欧派不断进行的“欧盟可怕宣扬”,大肆炒作中底层国民的焦虑的时候,留欧派则祭出了更理智和更威望的应对手腕

          留欧派找来大批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其中有的还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英国最著名的电视台和大报纸上,投放大篇幅的,专业知识讲述

          重要给你讲的是,留在欧盟,英国货币会有多好,一旦脱欧英镑瓦解

          留在欧盟,英国贸易和GDP会晋升多少,一旦脱欧,贸易和投资会锐减多少

          那这个对照就出来了

          留欧派给大家讲专业知识,货币和投资

          脱欧派则拼命戳大家痛点,移民和工作

          脱欧派重复给选民强调的是,如果英国不脱欧,未来八年内土耳其将参加欧盟

          而一旦土耳其参加欧盟,将有100万土耳其人涌入英国

          除了100万土耳其移民吓逝世英国人外,脱欧派的另一个重磅宣扬就是,英国每周付给欧盟3亿5000万英镑

          如果脱欧了,那每周就能多出3亿5000万,投入医疗服务

          这也是在国民听来很舒畅的话,噢我都看不起病了你们还付钱给欧盟?

          脱欧,把这笔钱拿回来,补助医疗!

          一边是著名诺贝尔经济学家的专业讲述

          一边是张口就来,贩卖焦虑的广告标语

          如果是你,是愿意听经济学家讲枯燥的货币知识,还是听100万土耳其人涌入英国呢?

          绝大多数人确定选择听100万土耳其人啊,谁有心思去听经济学家来讲货币啊,即便那是大名鼎鼎的诺贝尔奖得主

          这是一个看500字专业文章都感到累的时期,看10秒抖音或者快手才是大多数人所爱

          而且这还造成了一个严重成果

          就是留欧派必需去不断灭火

          就拿土耳其的事来说,脱欧派一说八年后可能有100万土耳其人涌入英国

          那留欧派就必需回应和驳斥,可你怎么回应呢?

          天晓得土耳其最后会不会参加欧盟,而你就算要驳斥也必需要拿出一大堆的事实证据,来证明对方讲的是夸张的虚伪的消息

          正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你一句带有散布恐慌的话,讲出来很容易

          可要消弭这种恐慌和焦虑,却十分艰苦

          当时的留欧派就必需破费大批精神,去辟谣和说明网络上一大堆的“留欧后的可怕成果”

          还有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留欧派说一旦脱欧英国经济会很糟,就业会很差

          可这对于底层国民来说,这是无效的

          因为这群人本就是低收入群体,他们生涯的已经很糟,才不管脱欧后英国经济会更糟

          英国经济瓦解对我有什么影响呢?我早就瓦解了

          这就像你对乞丐说,我要征汽车税一样,乞丐说你征好了,我又没车

          下面放一段纪录片里最具代表性的片断

          留欧和脱欧支撑者同处一室,展开争辩

          理性争辩的最后,是脱欧派的情感瓦解

          https://www./video/1088459987147231232

          因为不管你们吹捧的再好,我的生涯越来越糟

          所以不要给我请那么多专家,讲那么多大道理

          我也不知道脱欧后我会不会过得好

          但至少不脱欧,我过得很糟

          脱欧这件事,基本不存在什么理性争辩

          因为它是在两个维度上的,它不是一个谁对谁错的问题

          在最后两派阵营的主角做到了一起,谈论这场脱欧

          留欧派代表,对卡明斯说

          脱欧,已经远远超越我们与一个经济团体的关系

          他关乎我们国度的灵魂

          留欧派持续责备道

          更糟糕的是,你发明了一个敌对的政治环境

          一切都受到质疑,没人再去信任专业范畴的专家的话

          本相不再主要,吼叫才主要

          因为只有吼得最响最凶的人才会被听到,没有人再去关怀本相了

          对此脱欧派的主角,反驳道

          脱欧派主角说,完整不是这样,我只是给那些多年来都没有发言权的底层国民,争夺到了一个发言权

          现在那些受到剥削,日子超出越糟得底层国民得声音被听到了,所以你才如此惧怕

          留:什么话语权,你仅仅是在鼓动他们,在鼓动不明本相得群众

          脱:那么请问,你们留欧派,把持了政治那么多年,把持了政治话语权那么多年,你们又做了什么呢?

          留:你知道你现在用这种鼓动而非理性的方式来获取成功有多危险吗?他就是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再也回不去了

          脱:转变,振奋人心

          留:什么?

          脱:转变振奋人心,现在是新时期了,当然要有新的政治形态,你们这种人无法把持的“新政治形态”

          据估量,在脱欧投票前,卡明斯通过聚合智囊,向投票人投放了多达十亿条的定向广告

          聚合智囊同时雇佣了一家以“操控选民”为重要业务的大数据公司,剑桥剖析

          那家真实存在的,至今仍臭名昭著的“公司”

          聚合智囊和剑桥剖析,都和富商“罗伯特默瑟”有直接关系

          在脱欧公投打了场美丽大战后,默瑟依样画葫芦,持续应用大数据操控,去支撑了美国大选

          2016年,默瑟是特朗普竞选运动的最大支撑者和捐赠者之一

          不同的是,默瑟不仅为特朗普出钱,更为他供给了足以操控美国选民的上述两家“剖析公司”

          2018年,大数据操控的影子再次呈现于法国黄背心活动中,默瑟的老朋友“班农”也积极在欧洲运动,组织并串联全欧洲的极右翼权势

          2019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我们将再次看到“大数据操控”对于选民的影响力

          极右翼政客们磨刀霍霍,因为大多数选民对他们来说,都是笨拙的

          戳痛点,鼓动他们的情感,获得高关注度,进而获得高投票

          这一系列操作,经过几年的实战,已然驾轻就熟

          这场新政治形态革命,仍在持续

          未来操控政治的,将是数据,而不是你的大脑

          微信搜索,微观系列,获取更多好文

          分享到: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

          欧美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