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QJfnpvS"></track>
  • <track id="QJfnpvS"></track>

        <track id="QJfnpvS"></track>

        1. 欢迎来到欧美XXXX网

          欧美XXXX

          当前位置:

          有哪些书适合每天睡前读,有趣又能学到知识?

          时间:2021-05-14 21:20出处:京香阅读(1191)

          欧阳修讲:“余平生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厕上也。”可见远在北宋,人们就知道碎片时光的宝贵之处。题主想要在睡前这个一天中最主要的碎片时光里读一些有趣且能学到知识的书籍,这个想法是极好的,因为在现今高节奏的生涯之中,留给我们读书的时光真的是太少了。

          我这里推举的书目多为散文、短篇小说以及诗歌。因为在睡前读长篇小说显然是不太适合的,晦涩难懂的大部头巨著会很耗脑力,因而影响睡眠;而通俗的长篇作品又常常会让读者忘却时光而通宵达旦地想要看到结局,这也不是我们睡前浏览想要到达的后果。

          我的原则是只推举自己读过且爱好的作品,如果有知友愿意在评论区里弥补,我感谢不尽。

          汪曾祺:《受戒》

          读汪老的文字,实在是一种享受。

          有人读汪老的文字像是品茶,满口幽香。这个比方很好,但我却感到比作品酒似乎更佳。汪老的文字是有一种骨子里的醇香的,不但入口柔和,且后劲十足,有的时候初读并不感到有多好,过后思之,才越发咂巴出字里行间的妙处。

          《受戒》是我最爱好的中短篇小说之一,不论是故事还是文字,都堪称上品,我摘录一段,您便一目了然:

          “你也不要当沙弥尾!”“好,不当。”

          又划了一气.看见那一片芦花荡子了。

          小英子忽然把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

          “你说话呀!”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明子小小声说:“要——!”

          “快点划!”

          英子跳到中舱,两只桨飞快地划起来,划进了芦花荡。芦花才吐新稳。紫灰色的芦穗,发着银光,软软的,滑溜溜的,像一串丝线。有的处所结了蒲棒,通红的,像一支一支小蜡烛。青浮萍,紫浮萍。长脚蚊子,水蜘蛛。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惊起一只青桩(一种水鸟),擦着芦穗,扑鲁鲁鲁飞远了。

          这里推举的《受戒》不单指《受戒》这一篇小说,而是指汪老以《受戒》为代表的众多短篇小说,如《异禀》、《黄油烙饼》等也都是非常经典且有趣的作品。睡前读上一篇,唇齿留香,回味无限。

          刘义庆:《世说新语》

          只有读了《世说新语》,你才会逼真地领会到什么叫做“魏晋风骨”。

          《世说新语》这部书记录了魏晋时代很多名士的故事,他们或尽情于山林,或寄望于庙堂,他们有的乖戾,有的高傲,有的洒脱,有的憨直。

          我可能再找不到另一个类似的时期,中国历史只有一个魏晋南北朝,也许它充斥了战乱,但它依然令人向往。

          要说读来有趣又能长知识,《世说新语》是极好的选择。这里摘录一段供大家赏析:

          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 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攀枝执条,泫然流泪。

          博尔赫斯:《博尔赫斯短篇小说集》

          马尔克斯是天才,略萨是鬼才,而博尔赫斯是奇才。

          我常常慨叹上帝的偏心,为什么会在一个时段里把全世界最有才干的几位作家都出世在了同一片大陆上,他们的作品却还各有不同,且各有各的妙处。

          用任何语言评价博尔赫斯都是苍白的,因为在语言这件事上,他站的地位太高。

          我摘《另一种逝世亡》中的一句话给大家,我感到就足够促使大家去读他的作品了:

          人逝世了,就像水消散在水中。

          杨牧:《有人问我公理和正义的问题》

          谈现代诗,杨牧这个诗人是绕不开的,我私认为他不单是台湾很主要的诗人,更是中国诗坛一颗长明的星宿。

          在诗歌里我推举杨牧而不是海子或是顾城,是因为我感到海子和顾城的诗似乎不太合适坐在床上,而是应当走到自然里去,和天空或是海洋一起去读。而杨牧不然,他的诗最合适放在枕边,除却满满的情怀之外,不尽的思考更是他诗歌中的亮点。

          我这里推举的这首《有人问我公理和正义的问题》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我在这里摘录一小段:

          有人问我一个问题,关于

          公理和正义。檐下倒挂着一只

          诡异的蜘蛛,在虚伪的阳光里

          翻转反覆,结网。许久许久

          我还看到冬天的蚊蚋围着纱门下

          一个塑胶水桶在飞,如乌云

          川端康成:《雪国》

          小时候受抗日神剧的影响,我对日本是不太爱好的。这种潜移默化的反感一直坚持到了我中学的时候,直到我读了川端康成的《雪国》。

          当初读《雪国》的时候,我简直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我没想到世界上竟会有如此清洁的文字。对,就是清洁,再没有一个词语能更好地形容川端康成的文字了。

          我依然是摘录一小段,因为我说得再多,也比不上原作里一句话来的逼真: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一位姑娘从对面座位上站起身子,把岛村座位前的玻璃窗打开。一股冷空气卷袭进来。姑娘将身子探出窗外,仿佛向远方召唤似地喊道:

          “站长先生,站长先生!”

          这是《雪国》的开头,那句“夜空下一片白茫茫”实在是妙到吓人。

          茨威格:《一个女人的二十四小时》

          高尔基说茨威格是世界上最懂得女人的作家,诚不欺我。

          在他的小说里,我们总能看到精妙绝伦的心理描述和无与伦比的感情描绘,他的细腻让我惊叹,他的才干让我折服。

          这里推举《一个女人的二十四小时》,在这部小说里,茨威格对“手”的描述可以说达到了极致,我们不妨一起来看看:

          两只我从没见过的手,一只右手一只左手,象两匹暴戾的猛兽互相扭 缠,在猖狂的对搏中你揪我压,使得指节间发出轧碎核桃一般 的脆声。那两只手漂亮得少见,秀窄苗条,却又丰润白晰,指 甲放着青光、甲尖柔圆而带珠泽。那晚上我一直盯着这双 手——这双超群出众得简直可以说是世间唯一的手,的确令我痴痴发怔了——尤其使我惊恐不已的是手上所表示的豪情,是 那种狂热的情感,那样抽搐痉挛的互相扭结彼此纠缠。我一见 就意识到,这儿有一个感情充分的人,正把自己的全体豪情一 齐驱上手指,免得留存体内胀裂了心胸,突然,在圆球发着轻 微的脆响落进码盘、管台子的唱出彩门的那一秒钟,这双手顿 时解开了,象两只猛兽被一颗枪弹同时击中似的。两只手一齐瘫倒,不仅显得筋弛力懈,真可说是已经逝世了,它们瘫在那儿 象是雕塑一般,表示出的是沉睡、是失望、是受了电击、是永 逝,我实在无法形容。因为,在这以前和自此以后,我从没有 也再见不到这么含义无限的双手了,每根筋肉都在倾诉,所有的毛孔几乎全体渗发豪情动听心魄。这两只手象被浪潮掀上海 滩的水母似的,在绿呢台面上逝世寂地平躺了一会。

          除了这篇,茨威格的《象棋的故事》等中短篇小说也都是很不错的睡前选择。另外,我私认为他在传记写作上胜过罗曼.罗兰,有兴致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鲁迅:《且介亭杂文》

          小时候不爱好鲁迅,因为课文里属他的文章最多,最难。更令人生厌的是每篇都得背诵。那时候看到他的名字,心里都会微微一颤。

          现在想起来,小时候的自己实在是什么都不懂。鲁迅的文章自然是值得学也值得背的,说句不留余地的话,五四那批作家若是共有一石才干,鲁迅占九斗都不嫌多。

          和小说相比,鲁迅的杂文读的人可能会更少一些,但鲁迅先生的杂文字字珠玑,常有刀剑之气,读来酣畅淋漓,睡前读一篇,可以说是一件快事。

          最后摘录先生《中国人失掉自负力了吗》里一段有名的话送给大家: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盼望大家都能拾起书本,哪怕再忙都在枕边放一本书,久而久之,大家就必定会是新一代中国的脊梁。

          分享到: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

          欧美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