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几十年的马勒,现在终于有机遇把曾经接触到的唱片版本作一番粗略的点评,虽说粗略,但打开电脑便惶惶然有不着边际之惑。平时单对马勒的一张唱片说三道四就已有力不从心的痛楚,这次"> 听了几十年的马勒,现在终于有机遇把曾经接触到的唱片版本作一番粗略的点评,虽说粗略,但打开电脑便惶惶然有不着边际之惑。平时单对马勒的一张唱片说三道四就已有力不从心的痛楚,这次" />
<track id="QJfnpvS"></track>
  • <track id="QJfnpvS"></track>

        <track id="QJfnpvS"></track>

        1. 欢迎来到欧美XXXX网

          欧美XXXX

          当前位置:

          理想马勒

          时间:2021-04-30 11:33出处:桃谷绘里香阅读(461)

          ">

            听了几十年的马勒,现在终于有机遇把曾经接触到的唱片版本作一番粗略的点评,虽说粗略,但打开电脑便惶惶然有不着边际之惑。平时单对马勒的一张唱片说三道四就已有力不从心的痛楚,这次要以所谓“罩得住”的身份对他的几乎是全体交响曲的主要录音进行“高屋建瓴”式的评价或推举,——毫无疑问,这近于妄图。

            美国的一家网上唱片邮购体系能够供给的马勒作品的CD现货,仅《第一交响曲》便有二百多个版本。我虽然孤陋,但还算不得寡闻,尤其是马勒作品的录音,至少二十余年的关注,值得凝听和珍藏的版本应当不会错过,从这个角度讲,写这样一篇文字,能做到言之有物,已属很高的寻求。

            仅从观赏者一方的领会,马勒与贝多芬的交响曲有许多相近之处,指挥的感到具有内在的接洽,版本琳琅满目却又各有极不雷同的作风,爱乐者在此表示出一幅欲壑难填的嘴脸,这也便是许多人在珍藏马勒交响曲的版本时,永远不知餍足的原因。

            首先要有一套全集版。我总是将列奥纳德·伯恩斯坦(图 0-1)在DG的那套录音列为首选,我认为那是最贴近马勒精力世界却又充斥个性的演绎。然而,不可疏忽的克劳斯·滕斯泰特的EMI版(图 0-2)究竟为伯恩斯坦版供给了最主要的参照,那是温温暖充斥爱意的马勒,有着思路清楚的理性,滤去紧张的元素而坚持隐秘的世界,狂喜却不失分寸,慢板处没有刻意营构的张力,但清澈流利,洋溢着室内乐的融和睦氛。《第八交响曲》第二部分被发掘到最深处,奇美的后果也表示到了极致。

            加里·贝尔蒂尼和科隆广播交响乐团的全集(图 1-1)版在价位上有不可比较的优势,更何况那里还有脍炙人口的名版:一、三、四、七、九。这是一位犹太指挥家的性命绝唱。伯纳德·海丁克的马勒(图 1-2)演绎具有官方的尺度性和较深的思想性,虽然没有大动态的起伏和颜色强烈的对照,但仍能感到到深沉慎重的戏剧张力和布局宏瀚的气概,最难得的是首尾一贯的平衡,情感内在含蓄而又不落俗套,听马勒听累了的人可以在海丁克这里一享“返朴归真”的宁静,海丁克之能成为大师,这套马勒全集是最有说服力的见证。洛林·马泽尔和维也纳爱乐为CBS录制的全集我重点推举三、四、七、八,这套同样物美价廉的全集必需珍藏。天才的马泽尔状况之不稳固已不是什么机密,我信任他是深爱马勒的,所以我听到了差不多是最痛快淋漓的第三和最富有诗意的第四。在这两首交响曲的柔板乐章里,我甚至能够感到我的呼吸与心跳和音乐的旋律所坚持的一致,这不是最繁重的马勒,但却深不可测,有童稚的单纯和隽永的人情味而又不着痕迹。

            我原来打算在全集版之外,再搭配出两套全集,成果是仍有许多无法割舍的版本被毫不迟疑地买下,索性就不要什么打算了。

            《第一交响曲》有布鲁诺·瓦尔特与哥伦比亚交响乐团版(图 2-1)压阵,高尚庄严,有令人肃然起敬的大家风范。完善水平与其接近的是艾里希·莱因斯朵夫和波士顿交响乐团的RCA版(图 2-2),乐队的质感与合奏的音色犹有过之。小泽征尔有两个版(图 2-3),在DG的表示显明好过Philips,不独风味特异具有精巧的美感,而且弥补了曾被马勒删掉的名为“花”的乐章。拉法埃尔·库贝利克(图 2-4)的全体马勒总体上相当不错,但最可称道的还是第一,速度虽然偏快,却洋溢着温暖怡人的诗情画意,细部精雕密琢而颜色纷呈,开朗的生气与青春的活气无疑为日后的克劳迪奥·阿巴多(图 2-5)供给了范本,但阿巴多的细腻则来自他对总谱的认真剖析上。他似乎并不在意马勒所要表示的内涵,而一心把它奏成一首富于歌颂性的乐曲。在这里,柏林爱乐所表示出来的“纯度”恐怕要比阿巴多更能赢得听众的爱好。

          (图 2-1)

          (图 2-2)

          (图 2-4)(图 2-5)

            或许我们应当寻找另一种味道的马勒,滕斯泰特与芝加哥交响乐团在1991年的实况录音(图 2-6)亦具有特别的人生感怀,此时滕斯泰特正遭遇喉癌折磨,对性命的依依不舍和对逝世亡的刻骨铭心的感受,通过慢得近于“沉闷”的速度和滕氏独有的阴柔音色,令每一位理解观赏马勒的人都有被击倒的感到。在与CD同时发行的LD中,我们可以看到,当“爱人的一双蓝眼睛”主题呈现时,滕斯泰特已是眼含热泪,其与马勒感同身受的真性格显露无遗。迪米特里·米特罗普洛斯有极具深度和特别解读的纽约爱乐乐团版,录音是单声道,作为马勒迷,这个版本必听。

          (图 2-6)

            《第二交响曲》因为题目“回生”的缘故,有越来越多的人把它做为马勒交响曲的入门曲目。若论威望位置,瓦尔特(图 3-1)和奥托·克伦佩勒(图 3-2)的版本应为首选,所幸二者的录音又都不差。克伦佩勒规则严整,速度偏快,瓦尔特从容不迫,理智紧凑却不乏火力迸溅,尤其对错综庞杂的情感把持和戏剧性氛围的推动上,瓦尔特都表示出对马勒的深入懂得和驾驭乐队的娴熟老到。在伯恩斯坦的DG版全集之外,我们还必需有一张他与伦敦交响乐团在CBS(图 3-3)的录音,当然能够拥有一张影碟更是一件快事,那是一次无与伦比的演出,在爱丁堡的大教堂里,两位独唱者是茜拉·阿姆丝特朗和珍妮特·贝克。同样的乐团还有和乔治·索尔蒂、吉尔伯特·卡普兰合作的版本,优良得使你信任LSO天生便是演奏马勒的乐团,这在以后还将提到。梅塔(图 3-4)早年的唱片录音里,马勒是占领极重分量的,他与维也纳爱乐的第二布局巨大,节奏自由潇洒,一气呵成,堪称神来之笔。如果对梅塔不抱任何成见,他的“回生”完整可以做最佳版本,首先音效之好便无敌手。拉特尔(图 3-5)的版本名气很大,又有“企鹅三星戴花”和“《留声机》大奖”的殊荣,以三十出头的年青人和并非超一流的乐团创此佳绩实在让人感慨。拉特尔出手即有大家气势,动态起伏极端夸大但并不浮浅,对细节的深层发掘及对原谱的忠诚,表露出拉特尔潜在的刚柔相济的特征。尽管他有时亦很任性地将速度变更的范畴无控制地扩大,但对前辈巨匠的尊重和模拟,使拉特尔在心理上做到了“不逾矩”。

          (图 3-1)

          (图 3-2)

          (图 3-3)

          (图 3-4)

          (图 3-5)

            《第三交响曲》至今没有令人十分满意的版本。阿巴多(图 4-1)与维也纳爱乐的版本可挑剔的处所较少,许多主要的段落均能符合请求。索尔蒂与伦敦交响乐团版少了他与芝加哥交响乐团版的毛糙,虽然爆炸性的高潮有所削弱,但精密的构造和温暖的情调却能抓住人心,海伦·瓦茨的声音比起黛尔娜什,更有超然物外的意境。不可或缺的是梅塔与洛杉矶爱乐乐团版(图 4-2),构造紧凑,动态对照强烈、刺激,得之于灵感的新意叠出,格调很高。我本人比拟爱好麦克尔·蒂尔森·托马斯(图 4-3)与伦敦交响乐团版,实际上我已经拿它做我的最佳版本了。以蒂尔森·托马斯彼时的资格和名气,确定会有许多人反对我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我确切能从这个版本里听到马勒所要表达的东西,尤其是第三乐章中,那天真稚纯的轻巧底下所掩饰的逝世亡的气味,常常使我泪不能禁。伯恩斯坦在这里也同样感人,但造成的对照有些过分,于是便发生了距离感。蒂尔森·托马斯将戏剧性的对照放在最后的乐章,那是陶醉后的释然,哀得清爽散淡,美得含蓄幽雅。

          (图 4-1)

          (图 4-2)

          (图 4-3)

            《第四交响曲》一向以乔治·赛尔与克利夫兰乐团的版本(图 5-1)为翘楚。随着唱片业的发展,不断面世的新旧录音层出不穷,可供选择的好的版本便也多了起来。赛尔的第一乐章清纯质朴,轻巧乐观,第三乐章便过于沉着,弦乐的肌理透明而富有光泽,但放在这里就不太适合。赫伯特·冯·卡拉扬对自己的第四录音一直不满意是有道理的。虽然这个录音很可贵,但败笔亦显而易见,平庸枯瘦,老气横秋,艾迪特·马蒂丝的演唱也不如在伯恩斯坦的棒下唱的清爽自然。克伦佩勒版(图 5-2)洋溢着暮年的情怀,但倚老卖老,故意将速度慢到不能再慢便有些乏味。第三乐章的漫不经心尤其不可忍耐。最有价值的是女高音施瓦茨科普夫的演唱,伊人虽然声音衰退得很厉害,但以全体身心的深情投入来演绎她心中的马勒,其情其景就很令人激动。瓦尔特的两个版本惋惜都是单声道录音,但对于酷爱马勒的人来说,这未必就是坏事。随同着背景的杂音和干硬的音质,我有时便发生马勒本人在演奏的感到,既有时空的距离,又有人情的亲热。大概很少有人注意到,弗里茨·莱纳(图5-3)竟有一个非常棒的版本,我称它为打开马勒之谜的钥匙。对音乐非具象化的表示使曲调好似悬浮空中,雪橇的铃声响在空旷的林中,追逐嬉戏的孩童身影像幽灵般含混。第二乐章的场面尤其揪心,逝世神用小提琴拉着怪异的歌,却有许多天真的孩子跟在后面游戏般地跳舞,这个画面在马勒的脑海里长期挥之不去,于是便有了第三乐章的无望的哀愁和幸福的追忆。接下来所谓来自天堂的喜悦是不可信的,所以迪拉·卡萨的面无表情的冰凉和莱纳的过火舒展的客观叙述才干使我们最终洞见困扰马勒一生的主题。

          (图 5-1)

          (图 5-2)

          (图 5-3)

            《第五交响曲》最不用费迟疑,约翰·巴比罗利和卡拉扬(图 6-1)旗鼓相当,当在必收之列。倒是小泽征尔的Philips版有试着听听的必要,这并不是一个忠于原谱的演绎,但最能观照小泽对马勒的独到心得。同样个性显明的还有朱赛佩·西诺波利(图6-2)版,马勒的性命意识在此演化为刺激感官的音响盛宴。被精心描绘的每个细节和以唯美逻辑铺陈的浓墨重彩竟能发生宏大的悲剧力气,这是被当下化了的马勒,比照巴比罗利和伯恩斯坦的意乱情迷,肝肠寸断,不啻是一个反讽。

          (图 6-1)

          (图 6-2)

            《第六交响曲》有两个最值得听的版本。巴比罗利版(图7-1)有最具诗意的悲剧性高潮,音色饱满,氛围富丽浩瀚。卡拉扬版(图 7-2)有柏林爱乐的保证,合奏完成度周密无匹,由过火润饰而臻于完善的境界也许正是做为指挥家的马勒所梦寐以求的呢。阿巴多的第二个版本具有遗言的意义,而布莱兹版(图7-3)自问世以来从来都是我一口吻连听两三遍的醍醐灌顶之作。

          (图7-1)

          (图7-2)

          (图7-3)

            《第七交响曲》在阿巴多(图 8-1)的指挥下有最精巧的表示。不论是构造造句,还是强弱之间的动态对照,阿巴多都能驾驭得得心应手,这应该是阿巴多马勒演诞生涯中处于巅峰状况的美妙纪念。布莱兹版构架十分宏大,精心雕刻的乐旬出于近乎机械的算筹,如果不是克利夫兰乐团注入的些许暖意,那么,并不实用于“夜乐”的紧张和焦虑基本便得不到一丝缓解。相形之下,蒂尔森·托马斯(图 8-2)版虽不够大气过瘾,却实实在在地温婉动听,甚至有些乡土味道,那究竟是源于自然的吐露。

          (图 8-1)

          (图 8-2)

            《第八交响曲》在滕斯泰特、伯恩斯坦和索尔蒂版之外,贝尔蒂尼版(图 9-1)有一听的必要,现场录音很少会如此完善。听第八对所有的人都是一种压力,而伯尔蒂尼却使这种压力大大减轻了。虔敬、抒情、高兴和狂喜通过清冽透辟的音响层次和人声与乐队的水乳融合,沁人肺腑,感人至深,所谓马勒的悲剧性在这里便化作对有限性命的享受和对光亮未来具有陶醉意识的向往。与其相比,合唱巨匠罗伯特·肖尽管在合唱队声部后果处置上无与伦比,但不争气的乐队和表示大多平淡的歌手使这个录音极好的版本变得让人患得患失了。

          (图 9-1)

            《第九交响曲》世所公认卡拉扬1982年的现场演出为奇迹(图 10-1),没有适逢其会的人仅从录音大概不能充足感受到这次演出何以神奇,何以巨大。无论如何,这是卡拉扬最后的马勒便足以发人深省。其实我们听卡拉扬的1980年的录音已经获得过很大的满足,那究竟是卡拉扬在性命最成熟的时代对马勒心灵的一种说明,录音前的排练超过了70个小时,足可转达卡拉扬对马勒的一番心意。伯恩斯坦(图 10-2)与柏林爱乐唯一的一次合作是1979年的马勒第九演出,卡拉扬的亲兵从来没有这样狂野过。接近撕裂的铜管和震人心魄的定音鼓极尽夸大之能事,走向极端化的动态起伏和强弱转换阴沉怪异,这种刺激直到最后的乐章才缓和下来,于是我们又听到伯恩斯坦自由施展而浸透沾染力的慢板,那似乎与他在阿姆斯特丹音乐厅所浮现的并无两样。凑巧的是巴比罗利(图 10-3)与柏林爱乐的第一次合作也是马勒第九,不知是巴比罗利人格的魅力,还是柏林爱乐本身具备的悲剧传统,二者的首次合作竟能到达心意相合、浑然天成的境界。另外,瓦尔特的1938年版是第九的世界首次录音,他与哥伦比亚交响乐团版具有与第一雷同的意义,这是爱乐者之福。如果仍有机遇,玛利亚·朱里尼版和克伦佩勒版都不该错过,因为他们之间并不存在取与舍的决定,甚至为了更进一步加深对第九的懂得,我们还可以去罗杰·诺灵顿与斯图加特广播交响乐团的现场录音。还有小泽征尔在波士顿的实况也很感人,至少将那天所有在场的人都驯服了。

          (图 10-1)

          (图 10-2)

          (图 10-3)

            《第十交响曲》的第一乐章经常作为补白放在其他交响曲之后,伯恩斯坦、滕斯泰特和海丁克都能把它奏得具有像《第三交响曲》最后乐章一样的后果。德里克·库克的完成版虽然意思不大,但尤金·奥曼迪(图 11-1)、拉特尔(图 11-2)和里卡多·夏伊里版(图 11-3),任选一种即可补充马勒迷对他的未完成作品所抱有的遗憾。其他作曲家的“完成版”有一个听听也无不可,但能否保持听完,还在于听者是否“爱屋及乌”。总之,马勒的音乐值得一生去爱,爱尽所有。

          (图 11-1)

          (图 11-2)

          (图 11-3)

          以上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略请告之

          文字原创,如转载请标注起源、作者与原文地址

          一切转载不得对原文做任何改动、歪曲、诠释和改编

          分享到: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

          欧美XXXX